“古往今来没有一个政府向社会主义政权一样,中央关注现实中发生的一切深入每个人的生活,一个人每年要买平均2.3双鞋,每年平均读3.2本书,每年有6743名学生以全优的成绩毕业。但是有一项统计是不能公开的,也许这些数字可以归到自然死亡里去,如果你打电话到安全局去问,安全局的工作人员肯定会沉默,然后会详细记录你的名字,这是为了国家安全,死去的人才是为了国家安全也是幸福。1977年起,民德不再统计自杀人数,我们所说的自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因为他们不能忍受自己那样活着没有流血,没有热情,他们只能选择死亡。死才是唯一的希望,自从我们9年前开始停止统计自杀的人数,欧洲只有一个国家死亡人数高过东德那就是匈牙利。然后殊途同归,我们都会实现社会主义。” ----------节选自《窃听风暴》

晚上无聊就翻翻以前下载的电影尝试着捡捡漏,没成想还真捡着了……

影片剧情(剧透慎点)

1984年,东德情报人员兼波茨坦秘密警察学校的教员戈德·维斯勒接到了老同事老上司古比兹上校的“邀请”去看一场由乔治·德莱曼的戏剧演出——“我们唯一不具危险性的作家正在被西方阅读着”。演出过程中古比兹引导维斯勒注意作者德莱曼,言其身家“清白”,而作为一个善于侦讯,用精准的心理手段摧残受审者意志从而得到想要的结果的专业级特工(编号HGWXX/7),德莱曼有着非常敏感的嗅觉,立马决定要亲自调查这个作家,因为他丝毫不相信他会像表面上那样清白。

而在当时,整个东德有至少三分之一人被监视,90000情报人员渗透社会各个层面,130000生活在普通人身边的告密者的国家里,做妻子的,可能定期到秘密警察那儿去报告丈夫的行踪和言谈;做学生的,也会记录自己老师的“不当”言行前去报告;医生,也许会依照警察的指示给自己的病人添加其它药物;律师,会一丝不苟地记录委托人与自己的“密谈”并且立刻上报;哪怕是精神病人,他的一举一动也会被医生记录呈上警察局……。我们的维斯勒就是其中的一名爱岗警员。

沉重又现实的电影——《窃听风暴》

得到古比兹的支持,并且东德文化部的最高长官、前史塔西军官调动大臣赫姆夫因觊觎德莱曼女朋友克里斯塔-玛丽娅(戏剧艺术家,主演了德莱曼的作品),也意欲实施对乔治德莱曼的窃听活动,企图通过监听找到污点,胁迫克丽斯塔以满足自己的私欲。

很快,维斯勒趁德莱曼外出之机安装了各种窃听设备,并与另一名警员24小时不间断监视德莱曼夫妇,可是很快他发现监听的对象不过是一对有着平凡生活的夫妻。他们热爱艺术和生活,即使对当局在艺术界为所欲为的恶行充满愤怒,却选择容忍,在体制中仍极力满足对艺术的忠诚与执着,并赢得盛名。维斯勒记录着他们每天的生活,包括他们谈话、行动甚至做爱。

意外的是,在每天的监控中,永远面无表情的维斯勒有了人性复苏的迹象:他因孤单而召妓并对比到德莱曼夫妇真实的感情生活,他悄然来到德莱曼家,摩挲床单,带走德莱曼家的一本布莱西特的诗集、并被那些诗句深深打动;他在监听器里听到德瑞曼因得知对创作解禁感到无望的雅斯卡自杀了而饱含情感的钢琴弹奏——《好人鸣奏曲》(雅斯卡给德莱曼的生日礼物),忍不住流下热泪。在此之后,维斯勒开始刻意地将监听报告中涉及意识形态的部分隐藏起来。而也从雅斯卡自杀开始,出于对好友的自杀感到的愤怒,德莱曼写下了东德每年因为政治迫害而自杀的数据,并将这些数据写成了报道交与了柏林墙那边的《明镜周刊》进行报道。

报道的发表使得东德的文化部门大为光火,竭力寻找着告密者。而种种的迹象使得他们将眼光投向了德莱曼的身上。但在一次突击搜查中却一无所获。与此同时,赫姆夫胁迫克丽斯塔的计划也因维斯勒的干预而落空,恼火之下责令安全部门古比兹以克里斯塔使用禁药为由带走了克里斯塔,开始关押审讯并找到维斯勒担任审讯官。克里斯塔出于恐惧与懦弱被迫出卖了丈夫,供出了关键证据打字机的隐藏位置。维斯勒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打字机事先取走,挽救了德莱曼。而克丽丝出于悔恨和自责冲出家门,迎向疾驰而来的汽车……

沉重又现实的电影——《窃听风暴》

德莱曼躲过了被监禁甚至枪决的危险。但原本仕途光明的维斯勒却因为监听任务的失败,并有协助“疑犯”的嫌疑而降职到做拆信员,而他所工作的地方就是那个永无天日的地下室,发配他的则是他的老同学老上司古比兹上校。上校恶狠狠地说“20年啊,很漫长的时间”,

然而4年后,还在地下室勤勤恳恳拆信的维斯勒就和同事听到广播中的:“边镜守卫将门打开了,空气中洋溢着一股兴奋之情,数千位民众涌了出来,这场面真让人不敢置信!亲爱的听众,1989年的11月9日,将被写入历史……”

柏林墙倒塌的两年之后,德莱曼在翻阅那些窃听材料时,终于了解了真相,并决定给素未相识的维斯勒一个礼物——出版一本名为《好人鸣奏曲》的书。当维斯勒在前往发放免费广告途中路过书店,无意中看到德莱曼这部新书时,上面写着“HGWXX/7 gewidmet, in Dankbarkeit(谨献给HGWXX/7,致最深的感激)"他买下了,当店员问他是否要包装时,他说“不,这是送给自己的。”

以上剧透,参考了网上一些表述,还原了更多细节。

然而,除了这种机械到令人恐惧的监控,当时处于社会主义的东德真的这么黑暗吗?其实并不然。

关于生活水平:

“1988年东德人均国民收入为1.6105万马克(据世界银行1989年12月15日发表的报告称,民德人均国民收入为1.2480万美元)。国营企业职工平均月工资为1269马克。国家对居民日用必需品、交通、服务的财政补贴为498马克。由于民主德国对居民基本生活消费品实行低物价政策,其居民实际生活水平要高于同等工资收入的其他发达工业国家。

到1988年,东德居民有53%的家庭拥有小汽车,每100户的电冰箱为152台,洗衣机105台,电视机122台(其中彩电为47台)。1986年,民德每千户居民拥有住房400套,人均住房面积为26平方米。民德每个公民每年所占有的消费品数量,已经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

按年平均消费量,早在1982年每个东德公民所消费的:面粉91.2公斤,食物油25.7公斤,糖和糖制品44公斤,鸡蛋(含蛋制品)301个,牛奶100.9公升,肉91公斤,啤酒147公升等。

同样是80年代红朝刚刚开始改革开放而东德却早就已经跻身于发达国家行列”

沉重又现实的电影——《窃听风暴》

关于文化:

但实际上东德人民的生活即使放到现在美国和西欧保守地区那也绝对算得上惊世骇俗,而在耄时代过的像清教徒一般的红朝人看来那已经算得上伤风败俗了,其中最有名的便是男女老幼皆裸泳的天体运动,在冷战时期受越战影响的嬉皮士运到还没兴起前欧美国家的领导人基本上都像是从19世纪来的保守主义者,较为虔诚的基督徒,而在打破了旧世界的东德人民们则堂而皇之的互相坦诚相待,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不言而喻。

关于性开放:

东德早在幼儿园,孩子就被告知性保健卫生知识,从八年级(约 14 岁)起,性教育成为必修课。学生们在课堂上公开谈“性”(想想红朝现在才刚刚开始的性教育课,具体内容还要看岛国各位老师的作品才能了解。唉,差的真不是一点半点。)。非婚生育是法律许可的。从 1972 年起, 14岁以上女性能领到免费避孕药,怀孕三个月内做人流手术也是免费的。

沉重又现实的电影——《窃听风暴》
——英莉莉赛高(知乎)

并不清楚这些数据来源,也不能保证真实性,但这不重要,重要的这说明80年代处于社会主义的东德人民生活水平是极高的,同样的文化、体育、娱乐等活动同样取得可观发展。反而在柏林墙拆除后不仅社会福利、开放程度乃至平均寿命都有所下降,如今的东德人还会怀念当年的社会福利,注意!是社会福利而不是信仰。而另一方面,从电影《窃听风暴》里表现出来的是一个极度黑暗的人民无时无刻不处理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社会状态。这两种形态难道可以共存?我想应该是能的,当时是处于冷战时期,北约和华约两大集团进行了除武力外各方面的全力较量,而东德恰恰处于冷战的最前沿,即使国内生活水平提高,如果统一社会党政府不对广大国民实行史塔西式的方式消除异己,那么斯大林凭一己私利建立起来的国家同样活不长。但并不代表史塔西就洗白了,没有!解密的前东德情报机关侦查档案一共有125英里长,藏有21亿2500万页的案卷,重达6250吨, 每一英里大概有1000多页密密麻麻的文字,它记录着东德1800万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然而不幸的是:导演兼编剧多纳士马克,该片正式投拍时,获得了许多前东德人的帮助,他得以在很多当初东德的机关大楼实地拍摄。而唯一拒绝了他拍摄请求的,就是前东德监狱博物馆的馆长,为什么?馆长说,因为这个剧本不符合史实:整个东德历史,像维斯勒这样“良心发现”的秘密警察,对不起,一个都没有,一人都没有……

即使现在,在今天,“史塔西”消失了吗?

 

以上,一家之言,欢迎探讨。


真正的英雄主义,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Fatal error: Uncaught ArgumentCountError: Too few arguments to function counter_user_online(), 0 passed in /data/home/hyu5717630001/htdocs/wp-content/themes/ASky/single.php on line 20 and exactly 1 expected in /data/home/hyu5717630001/htdocs/wp-content/themes/ASky/functions.php:824 Stack trace: #0 /data/home/hyu5717630001/htdocs/wp-content/themes/ASky/single.php(20): counter_user_online() #1 /data/home/hyu5717630001/htdocs/wp-includes/template-loader.php(78): include('/data/home/hyu5...') #2 /data/home/hyu5717630001/htdocs/wp-blog-header.php(19): require_once('/data/home/hyu5...') #3 /data/home/hyu5717630001/htdocs/index.php(17): require('/data/home/hyu5...') #4 {main} thrown in /data/home/hyu5717630001/htdocs/wp-content/themes/ASky/functions.php on line 824